亚洲国产精彩中文乱码AV,女人爽到高潮免费视频大全,在公车被农民工猛烈进

                        首頁 > 資訊 > 快訊 > 正文

                        “精致露營”在中國

                        快訊 新商業情報NBT 來舒敏

                        熱鬧又混亂,是當下中國露營市場的真實寫照。...


                        數據統計,2020年中國露營市場規模大約在7000億左右,每年增長速度為40%,預計未來市場規模5-10年將達到2萬億。國內露營人數達3.6億次,其中精致露營占到總露營人數的20%,人群集中于21-45歲,以年輕一代和年輕家庭占主導。

                        不得不說,露營在中國真的火了。

                        7月初,在上海舉行的ISPO Shanghai 2021亞洲(夏季)運動用品與時尚展里,露營區域之中人頭攢動。今年ISPO上海展露營生活區面積有6000平方米,占據其中一個展館3/4的區域,體量擴充至上一年的10倍。

                        一對30出頭的年輕夫婦拉著裝滿戶外椅子的小拖車來到Homful品牌的展臺,詢問工作人員:“這些椅子最低價多少,我們都要了?!惫ぷ魅藛T猶豫幾秒后說:“120元一把?!狈驄D立即展現出價格過高的表情,說:“你猜我們買的這幾把椅子多少錢,4折?!?/p>

                        經過一番周旋,這筆交易最終以每把椅子100元的價格成交。這是ISPO展上的一個小小縮影。接近閉展時分,入口處依舊不斷涌入前來看展的年輕人,以及拖家帶口的新中產,爭分奪秒薅最后一波露營裝備。

                        Glamping,也就是精致露營,正在中國的中產群體中逐漸普及開來,成為體驗式經濟時代下的一種戶外休閑生活方式。

                        相比日本、韓國,以及歐美國家,中國式露營只經歷了兩個階段,在短短20年間從徒步露營直接進階到了當下流行的精致露營。

                        2000年前后,登山、徒步在中國一部分熱愛戶外運動的驢友中興起。他們背著一個碩大的登山包,裝著輕量化帳篷、壓縮餅干和方便面,向自然邁進。當時,露營只是徒步的一個環節,為解決睡覺和溫飽服務,體驗感往往苦大于樂。

                        徒步群體帶動了中國戶外運動產業的發展,孵化出牧高笛、三夫戶外、凱樂石等品牌。這些戶外品牌的發展路徑大致相同,始于國外品牌代工,終于創立自有品牌。

                        接受《新商業情報NBT》 (微信公眾號ID:newbusinesstrend)采訪時,牧高笛董事長陸暾華表示,品牌由一頂輕量化的冷山帳篷打開露營市場,前期主攻產品功能性。雖然冷山帳篷在驢友中獲得良好口碑,但露營市場一直未被完全打開,甚至在2019年有所下滑。直到2020年,疫情的推動和消費圈層的變化,露營才通過精致露營真正“出圈”。

                        業界普遍將2020年定位“露營元年”,也是中國露營市場快速騰飛的一年。

                        據統計,2020年中國露營市場規模大約在7000億左右,每年增長速度為40%,預計未來市場規模5-10年將達到2萬億。國內露營人數達3.6億次,其中精致露營占到總露營人數的20%,人群集中于21-45歲,以年輕一代和年輕家庭占主導。

                        在這過程中,社交媒體的內容傳播激發了大量想要嘗鮮的小白用戶,多由野餐人群發展而來。資深玩家則根據營地是否出現塑料袋判斷新手和老手。

                        中國成熟供應鏈催生出眾多抄襲國外品牌設計的高性價比國產品牌,消費者對此不置可否。消費端需求旺盛直接導致露營相關的供應鏈產能不足,而疫情后原料端的漲價壓縮了品牌端的利潤。

                        與此同時,大量規范或不規范營地橫空而出,地產商、民宿主、新興露營公司紛紛下場爭奪露營營地業務,至于能否賺錢又是另一回事。

                        熱鬧又混亂,是當下中國露營市場的真實寫照。

                        01 精致露營是怎么在中國流行起來的?

                        精致露營Glamping,由Glamorous和Camping兩個單詞相結合,最早在歐洲、美洲和非洲流行起來,并通過社交媒體傳播至亞洲。

                        歐美國家對Glamping的定義接近于“野奢”,有馬隊和專業隨行人員負責露營者的生活起居,享受野外是他們唯一需要做的事。

                        中國式精致露營更接近日本的“搬家式露營”。處于地震帶的日本將露營從基本的生存技能升級至一種彰顯個性的生活方式?!鞍峒沂铰稜I”需要提前購置帳篷、炊具等裝備,規劃好行程和餐食,以及有較強的動手能力。

                        再者歐美國家的露營品牌比較注重產品功能性,日本、韓國的品牌結合了美觀與實用,后者更貼合中國消費者對精致露營體驗的需求。

                        疫情之下,無法出國旅行的中產人群們發現,隨著露營設備逐步更進,精致露營擺脫原先艱苦的體驗感,是一種相對舒適、解壓且接近自然的戶外活動。帳篷好比露營愛好者居住于戶外的家,里頭的陳列、格局以及擺設充分體現他們的審美和品位。

                        在日本,帶有露營體驗的日本富士音樂節Fuji Rock以及戶外雜志《GO OUT》舉辦的「GO OUT CAMP」讓最早接觸露營的中國玩家看到露營的多種可能性,并將精致露營文化代入中國。

                        2017年,國產設計師帳篷品牌「自由之魂」創始人王吉剛與Outdoor Yogui創始人簡赫一同前往日本富士山參加GO OUT Camp。他們看到山腳下整齊地駐扎著數千頂帳篷,也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露營風格, 既有小女生式粉色帳篷,也有重金屬氣質的帳篷,“有一種百花爭艷的感覺,特別唯美”。

                        王吉剛發現,以前的徒步露營很辛苦,更多體現在精神層面的追求;而“風格露營”是讓更多家庭感受一種新的生活方式的體驗。

                        中國精致露營的起始點,歸于2018年底的一次“南北大露營”。高端露營集合店gogogo創始人張大鵬稱之為“中國戶外露營界的第一次代表大會”。

                        這次露營活動由“太格有物”與“杭州gogogo戶外俱樂部”聯合舉辦。來自北京、上海、廣州、蘇州等地的十多位露營愛好者,驅車前往杭州桐洲島的亞聯飛行營地,開展兩天一夜的露營活動。

                        活動結束后,“太格有物”提出風格露營的概念,新增露營板塊業務;gogogo拿到了丹麥露營品牌Nordisk的代理權;從事復古家居設計、生產的王賀創立ABC Camping,代理Springbar、Tentipi等多個海外露營品牌,陸續在杭州、沈陽、上海、蘇州開設線下體驗店;outdoor life品牌主理人李軒拿下日本中低端戶外品牌DOD的代理權,成為北京最大的戶外品牌集合點之一……

                        國外露營品牌的產品通過代理進入中國,讓消費者找到精致露營的切入口。上海、北京、杭州等一線或新一線城市里出現多家露營品牌集合店,配合城市露營的生活方式在中產群體中普及,比如位于上海上生新所的Outland山系集合店、杭州文創園的gogogo和ABC Camping、北京的outdoor life。

                        當越來越多人拿到品牌代理權,張大鵬意識到“僅僅做代理是沒有未來的”,必須推出原創產品才能提高品牌壁壘和用戶粘性,否則只是一個可被替代的銷售渠道。于是,依托中國強大的供應鏈體系,gogogo推出一款木質蛋卷桌,售價近2000元。ABC Camping也推出戶外自有品牌Kinoco outdoor。

                        有意思的是,最初做海外品牌代理的露營玩家大多從事設計、攝影等跟美學相關的工作,拍攝的營地照片或視頻輕松獲得社交媒體較高的關注度,為精致露營的線上快速傳播和轉化埋下伏筆。

                        誰也沒想到,始自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給露營行業按下了加速鍵。后疫情時代,無法出國旅行的中產們開始在城市和郊野尋求新的生活體驗,露營活動正好滿足他們放松身心的需求。

                        ABC Camping位于杭州濱江的線下體驗店在疫情前夕開業,王賀面臨開業即停業的窘境。好在疫情比想象中短暫,逐漸恢復營業后,ABC Camping快速拓展業務,不僅代理海外品牌,創立自有品牌,還開啟營地業務,在不同城市拓展品牌門店,擴大影響力。

                        精致露營在戶外活動中屬于流量密碼,照片或視頻所捕捉的美好畫面總能種草一波想嘗鮮的用戶。社交平臺有關露營的內容分享大大助力精致露營行業的發展,主推營地服務的大熱荒野便在小紅書找到流量來源。

                        小紅書、抖音等社交平臺輸入露營二字,便立刻跳出上萬條露營攻略、營地推薦或設備評測。

                        一些數據顯示,2020年,小紅書社區露營相關筆記發布量同比增長271%;2021年端午三天假期期間,露營的搜索量同比增長約4倍,北京、成都、上海、重慶和杭州成為露營搜索量最高的五個城市。

                        鑒于海外露營品牌價格普遍較高,小白用戶轉向高性價比的中國露營品牌,帶動Naturehike挪客、Mobi Garden牧高笛、Vidalido維達利多等品牌的國內銷量。

                        以棉布帳篷為例,同樣材質的帳篷丹麥高端品牌Nordisk售價高達9千元,而挪客僅是Nordisk的1/3。對于剛入門的用戶來說,性價比第一、品牌第二。

                        在ISPO展會上,挪客的銷售人員告訴《新商業情報NBT》,疫情影響一部分海外銷售情況,但挪客的國內銷售占比逐步提高,與海外市場持平,形成5:5的局面,僅天貓單個渠道的年銷售額接近1億元,平均利潤率在20%左右。

                        久而久之,露營群體大致分化出兩類人,一類是由早期戶外徒步,玩Bush craft野外生存演化而來的資深露營玩家,另一類是由野餐人群和內容社區用戶轉化過來的小白用戶。

                        通常接觸露營3年及以上的人可被業界認定為資深玩家,但想要從小白用戶逐步進階到資深玩家并不容易,這不只是裝備上的跟進,更看一個人的審美和品位。

                        在營地這樣的開放空間里,每個人搭建的帳篷和空間陳列一覽無余。大家默認為精致露營就像布置一個可移動的家,每個人都可以把自己對家和精致露營理解注入其中,尤其是向公眾開放的“客廳”區域。露營裝備大到帳篷,小到一把椅子、一盞燈都是大家審視、交流的對象,也是一個暗自比拼、互相種草的過程。

                        張大鵬告訴《新商業情報NBT》 (微信公眾號ID:newbusinesstrend),很多客戶曾主動返圖,表示露營的時候買的帳篷、椅子、桌子受到了同行者的圍觀,“人家覺得很有面子,旁邊的人都被他秒殺”。

                        另一位客人參加完幾萬人的露營活動后,便在線上購買gogogo的椅子,“我把天開所有參加露營人的椅子坐了遍,發現你們家的最舒服?!边@種真實反饋讓張大鵬感受到做露營產品和品牌的意義。

                        接觸多位資深玩家后發現,他們有強烈的環保意識,提倡“無痕山林”的露營模式。有一定露營經驗的人不會允許自己的區域出現像塑料袋這樣比較難分解且影響環保和美感的物品。他們還會做垃圾分類,將一部分濕垃圾進行填埋,帶走干垃圾,盡量不破壞營地環境。

                        一部分資深玩家還對國內產品的抄襲現象嗤之以鼻,熱衷于花大價錢在ebay等海外渠道購買高端二手產品。

                        小白用戶因接觸信息不夠充分,并不知道國內品牌的部分產品有抄襲性質,認知滯后為這些品牌和產品提供了便利。

                        02 中國露營品牌的發展脈絡

                        如今中國的露營市場依舊是品類大于品牌。無論是海外品牌熱崇者,還是國產品牌購買者,大部分玩家更注重產品品質和性價比,鮮少有人只熱衷于一個品牌。

                        2021年,政府提出的雙減政策和《全民健身計劃(2021-2025年)》,讓大家對中國露營甚至戶外運動的前景抱以樂觀態度。牧高笛董事長陸暾華表示,“精致露營井噴是行業趨勢,是大趨勢下的產物?!?/p>

                        中國露營產業處于一個初級發展的階段,不僅體現在品牌、營地和人群規模上,還包括國家政策、行業標準的制定和規范。雖然在雙減政策和體育政策下,戶外運動發展是必然的趨勢,但是露營在中國仍是自由生長的景象,只能描繪出大概的發展輪廓。

                        在供應鏈端,早期日本、韓國因勞動力成本上升,從事露營事業的日企或韓企將工廠轉移至中國沿海地區,一并將生產技術代入中國。因此受外貿和地緣優勢的影響,中國露營產業及代工廠大多聚集在山東青島、江浙以及廣東沿海一帶。

                        從事高端品牌代加工的自由之魂創始人王吉剛表示:“露營品牌工廠有高中低三種定位,做高品質產品、研發和生產都非常突出的工廠在中國只有一、兩家?!?/p>

                        其中,青島和蘇州是中國最高端的戶外用戶生產基地,比如瑞典帳篷品牌Tentipi、日本品牌雪峰Snow Peak、neighborhood、韓國品牌Helinox的代工廠均位于青島,丹麥品牌Nordisk的代工廠位于江蘇省。

                        高性價比國產品牌聚焦在江浙一代。浙江衢州、紹興等城市依托紡織業,成為帳篷的主要生產地。牧高笛背后主要從事帳篷ODM生產的母公司來飛戶外用品便將國內生產基地設于衢州。

                        寧波、杭州兩地受外貿影響,在跨境電商、品牌塑造和市場營銷領域有豐富的人才資源,利于品牌形象的打造。僅寧波一個城市已經催生出牧高笛、挪客、Homful等眾多知名國產品牌。

                        和諸多符合“雁陣模式”規律的消費品品類一樣,早期中國戶外品牌幾乎都是從供應鏈端誕生的。

                        牧高笛母公司來飛戶外用品早期依托外貿進出口公司接國外品牌的代加工訂單起家。隨著業務能力的增強,來飛戶外用戶逐步建立設計、研發和技術壁壘,為迪卡儂等歐美地區的戶外品牌做ODM帳篷。

                        2003年起,自主品牌牧高笛品牌創立,主要服務于徒步登山的驢友群體,用一款多功能冷山帳篷開啟公司的第二增長曲線。

                        在這18年間,牧高笛從一個專業戶外帳篷品牌發展成包含帳篷和戶外服飾的裝備類品牌,如今受精致露營的影響又定位為一個全品類戶外生活方式品牌,包括紀元系列在內的精致露營產品占比接近50%。

                        陸暾華認為,以前帳篷只滿足一個臥室的需求,現在精致露營更注重打造移動場景,比如移動臥室、餐廳、廚房、客廳或影音室,場景廣泛。除了帳篷、戶外寢具、炊具、桌椅,近期牧高笛與戶外能源品牌電小二聯名,推出便攜式戶外電源,未來還可能打造娛樂系統,滿足安全、精致、舒適、個性的消費需求。不過牧高笛只自主設計、生產帳篷,其他產品均由代工廠外包生產。

                        財報顯示,品牌上半年凈利潤為5342.97萬元,同比增長41.28%,除了海外 OEM/ODM 訂單穩健增長,同時國內露營及周邊市場需求增長帶動牧高笛業務收入同比增長 86.53%,線上渠道收入同比增長99.26%。

                        因供應鏈完善,大多數公司長時間內都傾向于貼牌生產,將精力集中于品牌端的營銷推廣。少有國產品牌從產品研發、設計等環節從0布局,因此國內忠于原創的高端露營品牌少之又少。

                        自由之魂屬于業內公認的中國高端原創帳篷品牌之一。所有產品中,一款售價高達7000元的云途Plus帳篷主要針對精致露營的家庭群體,因外觀設計和多功能空間成為當下最熱門的產品之一。

                        創始人王吉剛曾在青島一家名為“Banpo”的韓國帳篷ODM工廠工作。該工廠曾為The North Face、Snow Peak等全球 70 家品牌做過設計和代工業務。

                        1999年,王吉剛開始接觸帳篷設計,并在此后10余年的學習生涯中積累經驗和資源。受韓國師傅崔峻錫工匠精神以及始祖鳥、The North Face等品牌的影響,王吉剛專注于做高質量的原創帳篷產品,在2010年創立高端帳篷品牌自由之魂,均價在2000元及以上。

                        除了最基礎的功能性考量,原創品牌需要創新帳篷結構來建立品牌形象,這也是設計中最難且最關鍵的部分。自由之魂以簡單、流暢的線條感設計著稱,其名為太空堡壘的帳篷出現在電影《流浪地球》中,受到大量關注。

                        為了保證產品質量,自由之魂80%的原材料為國外進口,杖桿供應商為韓國知名品牌DAC、YUNAN兩家,拉鏈是美國供應商YKK,粘合劑、面料上的驅蚊劑也都采用國外專利。

                        鑒于帳篷的生產工序大部分依靠手工完成,大多數代工廠以效率為先,使得產品質量下降。王吉剛選擇在品牌創立初期自主建廠,希望在質量和效率間找到最佳平衡點。

                        “帳篷領域做得頂尖的品牌都擁有獨立工廠。如果品牌有個性,肯定需要自己的工廠,瑞典頂尖帳篷品牌Hilleberg在愛沙尼亞有自己的工廠,”王吉剛表述道。

                        創業初期,公司曾兩次接近破產邊緣。2016年起,自由之魂的帳篷銷量逐年提升,從900頂上升至2018年的近3000頂,公司業務不再虧損。如今自由之魂帳篷月產量在300-400頂左右,產能和銷售基本吻合,并預計2021年將實現盈利。

                        而原材料端產能不穩定會極大影響生產端的正常交付?!皯敉馐袌霰l后,杖桿公司產能有限,我們已經備貨到2023年了,誰也無法預估2023年市場會是什么情況,但我們必須這么做?!?/p>

                        因2021年露營消費需求增加,上游產能嚴重不足。品牌依靠社交媒體的自來水足以承接當下產量,品牌端在線上渠道的流量戰爭還未打響。

                        03 營地是重投入還是輕運營?

                        精致露營的消費熱潮不僅帶動中國露營品牌的發展,還推動露營地的建設。

                        相比歐美、日韓等國家,中國營地處于起步階段,基礎設施極不完善,大部分為房車營地,真正適合野外露營的營地極少,而露營消費需求又在不斷攀升。于是,露營地開發以及精致露營向的營地服務被視為另一個增量市場,吸引眾多玩家入局。

                        企查查數據顯示,截止2021年5月,我國在業/存續的“露營地”相關企業共有2萬多家,并在1-5月新增6930家,年內新增數量有望創歷史新高。

                        雖然營地新玩家們在不斷加入,但露營營地開發屬于高門檻項目。

                        一方面政府未落實具體政策來規范營地運作,另一方面中國土地性質復雜,農村用地、集體用地、林地、農耕地等地塊的性質各不相同,想要征用土地并非易事。

                        此外,露營營地需要花重金建設供水、供電、地下排水系統、廁所等基礎設施,還得在運營端不斷地提供新穎的體驗內容,吸引人流。

                        《新商業情報NBT》從多位露營博主處了解到,中國幾乎沒有達標的露營營地,大多數營地不滿足生火做飯的條件,體驗上缺失了露營最精髓的一部分。

                        露營營地產業入局者中,既有融創、世茂、萬科等房地產企業,還有曾從事民宿運營的老板,或者是大熱荒野、ABC Camping、Outland等新興露營企業……

                        他們有的前期重投入,耗費百萬甚至千萬元建設營地,有的選擇與高端酒店合作,用輕資產運營的形式聚焦營地服務。

                        至于能否賺錢還是未知。張大鵬判斷,單純做露營營地或許并不賺錢,如果跟酒店配套一起運作,將露營設置成附加服務,往高端露營方向靠攏或許還有利可圖。

                        樣可露營實驗室是廣東地區配套設施較為完善的露營基地之一。山谷營地位于廣州增城和南昆山之間,總面積達50畝。

                        從事旅游行業的赫榮琪在2020年上半年留意到精致露營的商機,便租下這片山谷營地,鋪設水、電、網、路等基礎設置,總共耗費130萬元成本。2021年初開業后,團隊在運營階段增加帳篷搭建、晨間瑜伽、露天電影、音樂會、林間劈柴、搖擺舞等活動,豐富后期的服務體驗。

                        赫榮琪認為任何類型的旅游產品,復購一年兩次就很不錯了,露營雖然復購率低,但社交裂變和口碑介紹的轉化率較好,暫時不用擔心流量問題。

                        在接受《央視財經》的采訪時,赫榮琪透露,樣可營地運營半年多,每個周末處于爆滿狀態,前期投資的一半數額已經收回。然而由于單體露營地前期投入較大,樣可將深入城市中心做露營主題餐飲,或另做商業布局。

                        同樣從事旅游行業,并看到了精致露營商機的朱顯,對露營地開發有著不同的見解。

                        大熱荒野創始人朱顯發現,中國戶外運動無論是場地還是內容都沒有非常好的供給和體驗,“誰能夠在戶外環境下提供更好的服務,誰就能占領這塊市場?!?/p>

                        精致露營亦是如此,它跟別的戶外運動一樣屬于高門檻項目,前期需要裝備投入。朱顯希望抓住小紅書上大量想入門的小白用戶,用拎包入住的體驗模式讓他們接觸精致露營,從而教育市場。

                        營地端,朱顯從海南三亞旅游勝地的五星級酒店切入,與酒店雙贏合作,利用沙灘區域搭建露營場地,既為酒店帶來線上曝光和流量,又解決了營地租用成本的問題。

                        選擇合作營地時,團隊會從日落日出方向、場地面積、氣候條件等40個維度對營地進行評估,并劃分成A、B、C三類營地。

                        9月,大熱荒野與世茂集團合作,開放位于福州大練島的露營營地。大熱荒野為營地提供內容、高端服務和流量,世茂集團負責水電、庫房、接待中心等基礎設施的建設。

                        朱顯告訴《新商業情報NBT》 (微信公眾號ID:newbusinesstrend):“大熱荒野相對來說做得非常輕,并沒有一年花幾十萬元租一塊場地,再花幾十萬去蓋幾個廁所,從來都沒這么干過?!?/p>

                        截至目前,大熱荒野在北京、海南、武漢等地共擁有18個營地,有望于2021年底進軍江浙滬地區,“爭取今年到30-40個營地”。

                        2020年9月創業初期,從未接觸露營的大熱荒野團隊購置大量日本戶外雜志,學習日本和韓國的精致露營玩法,并走訪杭州各家供應廠商和品牌代理店,采買露營設備。

                        為了在節省成本的同時不降低精致露營標準,團隊一邊低價采購off-week、挪客等高性價比國產帳篷和桌椅,一邊高價購置客人觸手可及的小物件,大多數為海外頂級品牌,比如圣培露的氣泡水、snow peak的茶杯、uniflame的炊具……

                        在服務內容上,“大熱荒野做的是體驗型產品,而不是住宿型產品?!?團隊設置了搭建帳篷、布置房間、劈柴、點篝火等體驗項目,并不斷優化每個項目的準化流程,為后期規?;\營提供樣本。據悉大熱荒野2天1晚的產品體驗價格在799元/位,每月總銷售額約200萬元。

                        未來,大熱荒野考慮將每個體驗產品拆分成小項,供大家自主選擇,或者利用營地規模的優勢,為小白或資深用戶提供更多附加產品,比如帳篷清洗、保存、運輸等服務。

                        戶外露營品牌也跟露營地相捆綁。牧高笛選擇與鄉伴文旅集團旗下的野鄰花園合作,為該營地提供帳篷、桌椅、炊具等產品,以此提高線下曝光率,并將營地作為線下經銷渠道之一。鄉伴文旅集團已經獲得中青旅和IDG旗下基金投資。

                        此外杭州某地產集團已與日本高端露營品牌Snow Peak的韓國代理商簽下2000萬元的品牌授權契約,希望用露營引流,帶動酒店業務的發展。

                        04 未來中國露營行業的發展態勢

                        未來隨著政策的完善,人群消費力、認知度的提升,樂觀的聲音預計中國露營市場規模將達到萬億規模,形成一個系統化的產業。

                        這意味著,品牌端將會出現多樣而多元的爆發,既有牧高笛、挪客這樣大而全的綜合性品牌,也有更多像自由之魂、Yogui、火楓等在細分垂直領域發揮出色的小眾品牌。

                        品牌化是國產玩家們正在考慮的方向,每家的做法也有所區分。一旦產能提升,線上各大渠道將會出現品牌間的流量競爭。挪客在這方面占領一定的先發優勢,通過達人直播、流量投放提高線上銷售。

                        牧高笛正在考慮進軍購物中心,利用場景體驗帶動家庭消費,深化品牌心智;自由之魂將與線下集合店合作,用代理的方式拓展線下渠道,逐步打開高端市場;同樣定位高端的gogogo買手集合店,則選擇組建高端社群,渠道端建立話語權后,再用gogogo特有的品牌調性和審美與Nordisk、自由之魂等高端品牌聯名提高聲量,以產品提升用戶粘性,形成閉環。

                        品牌端還有一個非常明顯的趨勢,即國外高端戶外品牌“走進來”,中國品牌“走出去”。

                        通過此次ISPO展會,業內人士嗅到了國外品牌考慮正式進軍中國市場的苗頭。今年Nordisk成立銷售部門,向代理商gogogo咨詢淘寶店運營經驗。

                        近日,Snow Peak精品店正式登陸北京SKP-S。Snow Peak海外營業本部長兼Snow Peak韓國社長Kim Nam Hyung在《一帳Camplus》分享會上透露,韓國子公司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中國市場線上業務,目前有6家經銷商,預計明年或將在中國成立公司,設立Glamping營地等體驗設施,從各個方面讓中國消費者了解品牌。

                        面對日本、韓國的競爭,陸暾華表達出樂觀態度,雖然目前中國品牌與日韓品牌間最大的差距是創意和想象力,但“中國消費者的起點已經是日本品牌的頂點。Z世代消費者給予中國品牌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只要產品有個性、顏值高、有故事,他們一定愿意買單?!?/p>

                        中國品牌如自由之魂、牧高笛的部分產品在日本、韓國等亞洲海外市場頗受歡迎,也吸引眾多國外買手或經銷商與中國品牌合作。自由之魂帳篷國內外銷售占比為5:5。

                        未來露營營地在數量增加的同時,基礎設施建設和服務也越來越標準化。大熱荒野一方面建立標準化服務,另一方面又在擴大服務范圍,將服務體驗做到極致,拆分服務內容,增加服務項目,擴大目標客群,不止于服務小白用戶。

                        當基礎設施足夠完善,消費者對露營的理解更為多元,每個人將自己的品位注入所購買的產品中,或許在不遠的將來也會出現如今日本那樣百花齊放的場景。


                        露營資訊:露營天下,讓露營更生活!最新鮮的行業資訊,最全面的跨界露營+,最有創意的露營活動,最具代表性的露營產品,最人性化的營地預定和營位預定界面,最專業的數據分析,最獨到的政策解讀...最有態度的露營行業媒體!

                        本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有內容或圖片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及時聯系我們進行刪除,電話15701270912,謝謝。

                          收藏   分享

                        Powered by 露營天下 CAMPAVE.COM © 2022 | 京ICP備15043632號-2

                        亚洲国产精彩中文乱码AV,女人爽到高潮免费视频大全,在公车被农民工猛烈进